X之罪(四十六)

偏僻宁静的山村里发生了一连串诡异怪诞的事情。一个村民突然死亡,被法医鉴定为过量服用了巴豆水。他的妻子被指控“通奸毒害亲夫”。这似乎是一个被前人重复过无数次的故事……

“你说的是啥话呀!”

“心里话!是憋在我心里二十多年的话!”文贵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“你小声点儿!留神让人听见!”彩凤一边和着面,一边说:“你快回去吧!一会儿成龙他们回来,看见你在这儿,又该起疑心了!”

“怕啥?这事早晚得让他们都知道。”

“那还是晚一点儿好。”“好吧,我听你的。”

文贵的话音刚落,只听从东边传来一阵吵闹声,好像还有人喊,文贵家打架啦。文贵一愣,快步走了出去。

第十六章 她听到乌鸦的叫声

太阳就要落山了。橙红色的余晖给宁静的果园罩上一层祥和但又有几分神秘的色彩。洪钧跟着银花和成龙来到果园。他仔细察看了宋佳曾经躺过的草地,又察看了东边土路上的车轮痕迹和各种足迹。最后,他直起身来对银花和成龙说:“咱们去问问金花吧。”

他们来到史文贵的家。这个院子和史成龙家差不多,只不过房子更加高大。史文贵不在家,金花和她姨家的一个姐姐正在中间的屋子里准备晚饭。见到洪钧等人进了院,金花忙迎出来问:“宋大姐找到了吗?我一直后悔着哪!我要不让她跟那个男人走就好了。你们说我这是干了啥呢!”说着,她回头对站在中间屋门口的那个粗壮的女人喊了一句:“二姐,你把我那屋门关好,别让苍蝇飞进去!”那个女人便走到排房的西头,把那本来虚掩着的门关严了。

洪钧往前走了一步,对金花说:“我想问一下,叫走宋佳的那个男人长什么样?”

“那我可没看清!”金花说。“那他有多高?”洪钧又问。“多高……那啥,跟你差不多吧!”

“你怎么看出他是城里人呢?”

“凭穿戴呗,还有说话的口音!”

“他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说咱们那事有麻烦了,得马上去一趟。当然,他是小声对宋大姐说的,可没想让我听见了。”

“你当时离他们多远?”

“没多远,也就几棵树的距离。所以他那么小声说话都让我听见了。”

“既然离他们这么近,你怎么能没看清那个男人的相貌呢!”

“这……那啥,那不是太阳正打眼嘛,所以没看清。”

“他们当时是在果园外的小土路上,而你是在果园里边。对吧?”

“对呀!”

“那小土路是在果园的东边,对不对?”

“太阳在西边,而他们在你的东边,太阳怎么会晃你的眼呢?史金花,你别瞎编了!我告诉你,我们是北京的律师,是史成龙请我们来调查案子的!如果不立刻把宋佳交出来,你必须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!你们这样做是绑架,是犯罪。你知道吗?”洪钧的声音虽不高,但是很有威力。

“那啥……”史金花正不知如何是好,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史成虎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。一进院门,他就大声叫道:“你们想干啥?你们想干啥?我告诉你们,这事是我干的!咋的吧?”

“你?”史成龙一步迈到弟弟面前,瞪圆了眼睛。

“对!”史成虎也瞪圆了眼睛,“我今儿跟你把话挑明了吧!那龙眼石也有我一份儿,你甭想独吞!我告诉你,你把龙眼石交出来,我就把那女的还给你!”

闻听此言,史成龙上前就打了弟弟一个大嘴巴。史成虎也急了。两人不顾一切地扭打起来。洪钧见状对院子里的三个女人喊道:“你们还不快去拉架!”

就在三个女人上去拉架时,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西头那间房门外,推门冲了进去。

这房有里外两间。洪钧在里间屋门后看到了被绑在房柱上而且嘴里堵着毛巾的宋佳。洪钧急忙给宋佳揪出毛巾并解开绑绳,然后扶着她的双肩,仔细端详。她被感动了,泪水在眼眶中闪动。他看到了,情不自禁地把她紧紧拥抱在胸前,似乎生怕失去。她可以感觉到他那剧烈的心跳,一种幸福感从心底油然升起。她扬起头来,眼睛里流露出期待的目光。两人的目光相遇了。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双手僵硬地松开了。他向后退了一步,转头看了一眼窗外,才用关切的口吻问道:“他们没伤害你吧?”

宋佳有些失望,用衣袖轻轻擦去了眼边的泪水,莞尔一笑,不急不忙地说:“看你急的!我这不是很好嘛!咱这人识时务。一看他们那阵势,我就来了个好汉不吃眼前亏,主动配合。就是这毛巾的味道实在不怎么样!我让他们找了半天,就这条还凑合!”宋佳说着,使劲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。

洪钧也忍不住笑了。